关注米律公众号

关注米律公众号

400-0268-236

“米律”获洪泰基金300万融资:为创客服务已成细分风口?

作者:律新社发表于 2016-05-31 10:32:48

律新社 | 谢珊娟


在互联网法律服务创业浪潮中,正在出现一个新分化——越来越多的法律服务平台开始聚焦创业企业法律服务。


10月10日,专为创业者而生的米律2.0版本全新迭代,这个在今年5月13日上线不久便获得洪泰基金300万融资的项目,其特色在于精准定位互联网创业群体,只提供法律服务。



创始人郑明龙一步步实践着他的梦想。从厦门到北京,从律师到互联网法律服务创业者,郑明龙一点点摸索着画出自己心中的美图。据悉,上线前,郑明龙已有50多万的订单,他计划用十几单跑通股权架构的客服、律师三级协同的服务流程,11月底前上线全部产品线。


为何把互联网法律服务的切口放在创业企业服务?如何成为“创业法律服务的‘苹果’”?


律新社对话郑明龙,谈谈他的创业心得。


“上线后的规划,就是踏踏实实、一步一脚印,把服务做好,并不断迭代产品。”郑明龙告诉律新社。



【创业历程】
“人脉关系对律师来说很重要,关系多,案源就多,收入就多。可关系得靠时间去积累维护。”郑明龙发现互联网是一个渠道。2006年,郑明龙第一次触网,做了厦门法律顾问网,不到2年,他完成了别人5年的合伙人梦想。 
触过网的郑明龙心里一直跃跃欲试。2013年年底,他在微信开了个人微信公号(现已更名为米律),才悄悄打开了创业的门缝。

“平时就好多人跟你咨询股权机构啊,股权激励啊,每次都是说了一遍再说一边,那我干脆就记录下来,你们去看。”年初,他又注册了“Z律师团”公众号。让郑明龙吃惊的是,文章分享出去,来问他的人更多了。理论能看懂,但具体实践很多人仍摸不着头脑。

去年4月,他决定线下讲课。5月他做了“法律创业课堂第一期”。“每堂课招募25个创始人,收费1000元/人。课堂包括股权架构、股东协议、合伙协议、融资、众筹等模块。”郑说,收费是为了筛选真正愿意来学习的人。

当月他与请他教创始人陈远河成了厦门移动互联网创业俱乐部。天天和互联网创业者泡在一起,他收到的咨询求助也越来越多。

去年春节,郑明龙每天抱着《定位》看,再次梳理自己的创业思路。“平台不是我能玩的,要有一个细分的定位——只为创业者提供法律服务。”

创业公司的法律服务是刚需,很多创始人却很难被满足。“一般是找身边做法律的朋友。”律师事务所的律师通常只有一个自己擅长的领域,他是做股权的,你问他会计的事,他也懂,但是帮你做的并不专业。找不到熟人的去找律师事务所,律所的律师很不愿意接这种小额的单子。
网上或其他平台会提供免费的合同文本,但都是最基础的,在法律上来说,并不严谨。“一边是创业者够不着的律所,一边是不专业的服务。”郑明龙感觉中间给他留了巨大的机会,他要用高效率低价的互联网方式为创业者提供专业的法律服务。

5月12日,郑上线了“米律”网站,为创业者提供在线自动生成合同文本的免费服务。对郑来说,做起来很容易。

上线当晚,就有一家深圳的投资机构邀约。幸福来得太突然,郑还是拒绝了。“已经等了这么多年,既然做了就要做出声响,拿钱只拿北京的钱。”

在北京的两个多月,郑在筹划米律的2.0版本。“最初上线的,只能生成合同文本,这次要加上律师服务。”不同于其他平台的撮合模式,郑明龙的2.0版米律按照业务线来提供服务。团队已完成4条产品线,股东和股权架构、劳资管理、创业融资和股权激励“不同的产品线之间可以协同办公,比律师事务所的效率要高很多。”

在其内部,采用内部合伙制。律师负责自己最擅长的业务线,按照产品线业务考察业绩。每条产品线不超过3个律师,初级、中级、高级总监。每条产品线的服务都会通过三级审查。

产品线全上线后,郑打算用轻模式去其他城市复制,他定义自己为“创业法律服务的’苹果’”。“苹果手机没有工厂,只有品牌和标准。”郑计划先在北京验证好模式,在其他城市进行合伙人招募。
【创业历程】




【对话郑明龙】




律新社:为何取名米律?何为米律?



郑:米律,意为“Mobile Internet Lawyer”,简称“MILawyer”,直译为“米律”,就是要做移动互联网律师。



律新社:目前,国内外已有不少针对创业企业提供互联网法律服务的产品,包括LegalZoom、Rocket Lawyer、律云、法斗士、易法通、知果果、快法务等,米律如何在这些产品中脱颖而出?米律的特色和优势是什么?



郑:这些国内的项目都是今年以前就上线,目前中国基于互联网的法律服务平台(商)很多,这些只是其中一部分。从今年下半年开始,更是如雨后春笋的出现。实际上,米律跟您提到的这些国内的大部分项目,不存在竞争关系,各有各的产品定位和服务对象。米律的特色在于精准定位互联网创业群体,优势方面在于跟接地气,与创业者零距离的接触。



律新社:米律从前期筹备到正式上线用了多长时间?在筹备过程中,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?



郑:米律1.0是去年开始就酝酿,刚开始想做的事情比较多,后来就做减法,直接减到合同生成这块,就开发而言,也就是两个月的时间。2.0的迭代,反而花费更多的时间和精力,最大的困难是技术开发团队组建方面。



律新社:与洪泰基金创始人盛希泰面谈的当天,便拿下300万融资,这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?



郑:就是情投意合的感觉,实际上,泰哥也非常明确的告诉我,在我之前,已经有十几家互联网法律服务项目找过他,但他都决定不投,之所以投米律,就是看中我这个人。这种感觉是难以言表的,洪泰跟你非亲非故,聊不到半小时,就决定投了,这是一种非常高度的信任,所以,就一个想法,要全力以赴,不能让洪泰失望。



律新社:为什么天使投资只拿北京的钱?



郑:天使融资,资金仅是标配,项目的发展,需要投资人多方面的资源配套和支持。北京,无疑是中国最适合创业的地方,这里有中国最好的互联网创业氛围,最优秀的人才,最新、最快的信息,虽然在移动互联网时代,信息可以瞬间传遍中国,但在北京,这些就是在身边的信息,感觉不一样;北京还有最好的技术、媒体资源和平台,等等。所以,对于米律而言,天使融资必须获得北京的融资。



律新社:您是如何说服厦门团队跟您一起到北京创业?现在厦门的团队是否已解散?目前公司团队多少人?



郑:今年6月底,我只带了我的行政助理过来。7月底,我解散了厦门的团队,只带了一位律师过来。创业是很辛苦的事,特别是从厦门那么美丽、空气很好的地方过来北京,是很大的挑战。所以,我不想说服,只是个别询问,来的两位,都没有二话,直接就来北京了。目前团队12人,现在逐渐增加律师团队和运营团队。



律新社:为何说自己是典型的处女座?


郑:处女座,好听的说是细心、严谨,通俗的说就是事比较多,吹毛求疵,就是这个性格。



律新社:在米律2.0版上线前,已有50多万的订单,主要的客户有哪些?都是自己跑出来的业务吗?还是有专门的团队在推广?



郑:都是创业者用户,不需要跑业务,我有自己的创业用户群体,跟创业者都像朋友一样交流,目前运营团队正在招募。



律新社:米律产品如何服务收费?标准是什么?


郑:米律的产品规划,目前,就只推两块,一个是专项法律事务,包括股权架构、创业融资、股权激励、劳资规范和VIE架构等,另外一个是常年法律顾问。收费方面,我一向反对免费或低价,会实行合理低价,但我们的价格定位不会太低,因为我们米律平台的律师都必须是优秀的专业律师,如果收费太低,就吸引不了优秀的律师来跟你合作,就没办法提供优质的服务,服务价值跟价格直接相关,这是最基本的常识。



律新社:米律创业学院从去年创办至今已成功举办几期?培训了多少家企业?线下培训是否有为米律互联网在线法律服务产品带来用户转化?



郑:今年5月,在厦门办第一期,培训的创业企业40多家,是纯公益培训,不存在创收问题。线下培训,定位为品牌推广,目前还没考虑所谓转化问题。



律新社:您将米律定义为“创业法律服务的’苹果’”。苹果手机没有工厂,只有品牌和标准。您计划如何去实现产品的品牌和标准?



郑:做专业的品牌打造,而不是打广告;标准方面,就是米律的核心竞争力所在,制定专业、规范和高效的作业流程,确保服务质量。



律新社:目前,米律已上线1.0、2.0两个版本,计划何时完成所有产品线?产品线全上线后,未来的规划是什么?



郑:保守一点,今年年底前完成所有产品线。上线后的规划,就是踏踏实实、一步一脚印,把服务做好,并不断迭代产品。



律新社:从律师转型为互联网法律服务创业者,最大的不同是什么?



郑:以前,是每天都收钱,花钱没有太大感觉;现在,是每天花钱,一分钱恨不得当一块钱花。另外一个是,在律所服务,都是被动解决客户的问题;现在是每天都要主动思考产品开发和运营的事,被动专为主动,微观专为宏观。



律新社:“互联网+”时代的法律服务与传统的法律服务相比,您认为有哪些不同?



郑:借助互联网技术手段,信息更加透明,效率更高,工作不受环境限制,去除中间成本,性价比相对有优势。



律新社:如何看待“互联网+时代”的法律服务行业创业机遇?



郑:可以明显看出来,习李治下,中国的法治越来越好,人们的法律意识越来越强,人们的互联网消费习惯已经基本形成,这是互联网法律服务创业的机遇所在。互联网法律服务创业会越来越热,真心希望越来越多的互联网法律服务创业项目出现,这样才有助于快速培养人们的互联网法律消费习惯,以做大这个市场,做人要有格局,创业更需要有大的格局,才能赢得未来。


在线
咨询
问题
反馈